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基于遥感数据的大亚湾伏季休渔效果评价

余景 胡启伟 袁华荣 陈丕茂

引用本文:
Citation:

基于遥感数据的大亚湾伏季休渔效果评价

    作者简介: 余 景(1974 — ),女,博士,副研究员,从事渔业遥感研究。E-mail: yujing@scsfri.ac.cn;
    通讯作者: 陈丕茂, chenpm@scsfri.ac.cn
  • 中图分类号: S 931.1

Effect assessment of summer fishing moratorium in Daya Bay based on remote sensing data

    Corresponding author: Pimao CHEN, chenpm@scsfri.ac.cn
  • CLC number: S 931.1

  • 摘要: 为定量评估大亚湾伏季休渔的养护效果,以渔业环境卫星遥感和拖网调查相结合的方法,对大亚湾休渔前(2015年5月)和休渔后(2015年8月)海表温度和叶绿素a浓度、总渔获物的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catch per unit effort,CPUE)、生物多样性、种类组成和体长、体质量变动进行了对比分析。结果表明,伏季休渔后,总渔获物CPUE的主要分布范围从休渔前的0~10 kg·h–1提高到休渔后的0~40 kg·h–1。渔获物平均体长和体质量增加,生长速率加快。渔业资源Shannon-Wiener多样性指数(H')和Pielou均匀度指数(J')分别增加了0.36和0.14,群落结构有所改善。渔业资源群落的生物量谱研究表明,休渔后标准化生物量谱线性回归系数大于 –1,生物量随个体体质量的增加而增加。伏季休渔降低了近海的捕捞强度,恢复和养护了大亚湾的渔业资源。建议采取适当延长休渔期、减控近海渔船数、加强资源养护等措施,进一步完善休渔制度,促进近海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 图 1  研究区域和调查站位

    Figure 1.  Research area and survey stations

    图 2  2015年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海表温度、叶绿素a 浓度和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空间分布

    Figure 2.  Spatiotemporal distribution of SST, Chl-a concentration and CPUE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2015

    图 3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及其密度变化

    Figure 3.  Variation of CPUE and CPUE density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图 4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主要渔获种类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对比

    Figure 4.  Comparation of CPUE of major species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图 5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鱼类多样性指数变化

    Figure 5.  Biodiversity index of fish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图 6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总渔获物体长、体质量 (a) 和生物量谱 (b) 回归分析

    Figure 6.  Regression analysis of body length and mass (a) and biomass spectra of total catch (b)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表 1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渔获种类数

    Table 1.  Species number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调查时间
    survey time
    总渔获
    total catch
    鱼类
    Fish
    虾类
    Shrimp
    蟹类
    Crab
    头足类
    Cephalopods
    休渔前 (5月)
    pre-SFM (May)
    30 25 1 2 2
    休渔后 (8月)
    post-SFM (August)
    24 22 0 1 1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优势种和优势度

    Table 2.  Dominant species and dominance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休渔前 (5月)
    pre-SFM (May)
    休渔后 (8月)
    post-SFM (August)
    种类
    species
    优势度 (Y)
    dominance
    种类
    species
    优势度 (Y)
    dominance
    鹿斑鲾 Leiognathus ruconius 0.07 中华小沙丁鱼 Sardinella nymphaea 0.21
    赤鼻棱鳀 Thrissa kammalensis 0.04 斑条魣Sphyraena jello 0.13
    蓝圆鲹 Decapterus maruadsi 0.20 康氏马鲛 Scomberomorus commerson 0.05
    杜氏枪乌贼 Loligo duvaucelii 0.11 带鱼 Trichiuru haumela 0.11
    丽叶鲹 Caranx kalla 0.03 燕尾鲳 Hapaloyenys mucronatus 0.08
    带鱼 Trichiuru haumela 0.10 金线鱼 Nemipterus virgatus 0.02
    丽叶鲹 Caranx kalla 0.10
    下载: 导出CSV
  • [1] 晏磊, 谭永光, 杨炳忠, 等. 基于张网渔业休渔前后的黄茅海河口渔业资源群落比较[J]. 南方水产科学, 2016, 12(6): 1-8
    [2] 吴壮. 南海休渔十年的回顾与思考[J]. 中国水产, 2008, 8(8): 4-6
    [3] 程家骅. 伏季休渔制度实践的回顾之三:现行伏季休渔制度的局限性分析及展望[J]. 中国水产, 2008(8): 17-19
    [4] 史赟荣, 李永振, 孙冬芳, 等. 从资源变化、生态保护、经济效益和社会影响分析南海伏季休渔十年效果[J]. 中国水产, 2008(9): 14-16
    [5] YU J, HU Q W, YUAN H R, et al. Effects assessment of summer fishing moratorium in Daya Bay in the Northern South China Sea[J]. J Geosci Environ Prot, 2017, 5(7): 96-108
    [6] JIANG T, CHEN F, YU Z, et al. Size-dependent depletion and community disturbance of phytoplankton under intensive oyster mariculture based on HPLC pigment analysis in Daya Bay, South China Sea[J]. Environ Pollut, 2016, 219(11): 804-814
    [7] CHEN P, QIN C, YU J, et al. Evaluation of the effect of stock enhancement in the coastal waters of Guangdong, China[J]. Fish Manag Ecol, 2015, 22(2): 172-180
    [8] JIANG Y Z, CHENG J H, LI S F. Temporal changes in the fish community resulting from a summer fishing moratorium in the northern East China Sea[J]. Mar Ecol Prog Ser, 2009, 387: 265-273
    [9] 邹建伟, 王强哲, 黄俊秀, 等. 南海北部大陆架渔场年伏季休渔效果评价[J]. 水产科技情报, 2016, 43(6): 318-323
    [10] 李斌, 陈国宝, 郭禹, 等. 南海中部海域渔业资源时空分布和资源量的水声学评估[J]. 南方水产科学, 2016, 12(4): 28-37
    [11] YU J, TANG D L, OH I S, et al. Response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to environmental changes in Daya Bay, China[J]. Terr Atmos Ocean Sci, 2007, 18(5): 1011-10247
    [12] YU J, TANG D L, WANG S F, et al. Changes of water temperature and algal bloom in Daya Bay in the northern South China Sea[J]. Mar Sci Bull, 2007, 9(2): 25-33
    [13] 余景, 胡启伟, 李纯厚, 等. 西沙-中沙海域春季鸢乌贼资源与海洋环境的关系[J]. 海洋学报, 2017, 39(6): 62-73
    [14] 王政权. 地统计学及在生态学中的应用[M]. 北京:科学出版社, 1999: 35-82.
    [15] HILBORN R, WALTERS C J. Quantitative fisheries stock assessment[M]. London:Chapman and Hall, 1992:177-178.
    [16] PARZEN E. On estimation of a probability density function and mode[J]. Ann Stat, 1962, 33(3): 1065-1076
    [17] WILSON J, SHEAVES M. Short-term temporal variations in taxonomic composition and trophic structure of a tropical estuarine fish assemblage[J]. Mar Biol, 2001, 139(4): 787-796
    [18] 周林滨, 谭烨辉, 黄良民, 等. 水生生物粒径谱/生物量谱研究进展[J]. 生态学报, 2010, 30(12): 3319-3333
    [19] PLATT T, DENMAN K. Organisation in the pelagic ecosystem[J]. Helgoländer Wissenschaftliche Meeresuntersuchungen, 1977, 30(1/2/3/4): 575-581
    [20] 朱玉贵.中国伏季休渔效果研究——一种制度分析视角[D]. 青岛:中国海洋大学, 2009:12-85.
    [21] 林昭进, 王雪辉, 江艳娥. 大亚湾鱼卵数量分布及种类组成特征[J]. 中国水产科学, 2010, 17(3): 543-550
    [22] 余景, 毛江美, 袁华荣, 等. 深圳鹅公湾水域渔业资源季节变动分析[J]. 南方农业学报, 2017, 48(6): 1106-1112
    [23] MAO J M, YUAN H R, YU J, et al. GLM-based analysis on seasonal variation of fishery resources in Dapeng Bay, China[J]. J Geosci Environ Prot, 2017, 5: 32-45
    [24] 侯秀琼, 陈春亮, 孙省利, 等. 伏季休渔深圳市海域鱼类资源调查研究[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09, 26(1): 106-112
    [25] 陈春亮, 曲念东, 侯秀琼, 等. 伏季休渔深圳海域渔业资源调查分析[J]. 水产科学, 2008, 27(12): 648-651
    [26] YU J, CHEN P M, TANG D L, et al. Ecological effects of artificial reefs in Daya Bay of China observed from satellite and in situmeasurements[J]. Adv Space Res, 2015, 55(9): 2315-2324
    [27] YU J, CHEN P M, ZHAO M.Satellite remote sensing assessment of ecological effects of artificial reefs in Daya Bay, China[C]//BREBBIA C. Remote sensing and smart city. UK: WIT Press, 2014: 269-275.
    [28] YU J, TANG D L, YAO L J, et al. Long-term water temperature variations in Daya Bay, China using satellite and in situ observations[J]. Terr Atmos Ocean Sci, 2010, 21(2): 393-399
    [29] 王雪辉, 杜飞雁, 邱永松, 等. 年大亚湾鱼类物种多样性、区系特征和数量变化[J]. 应用生态学报, 2010, 21(9): 2403-2410
    [30] WANG Y S, LOU Z P, SUN C C, et al. Ecological environment changes in Daya Bay, China, from 1982 to 2004[J]. Mar Pollut Bull, 2008, 56(11): 1871-1879
    [31] 廖秀丽, 陈丕茂, 马胜伟, 等. 大亚湾杨梅坑海域投礁前后浮游植物群落结构及其与环境因子的关系[J]. 南方水产科学, 2013, 9(5): 109-119
    [32] 范江涛, 陈作志, 张俊, 等. 基于海洋环境因子和不同权重系数的南海中沙西沙海域鸢乌贼渔场分析[J]. 南方水产科学, 2016, 12(4): 57-63
    [33] 李斌, 陈国宝, 郭禹, 等. 南海中部海域渔业资源时空分布和资源量的水声学评估[J]. 南方水产科学, 2016, 12(4): 28-37
    [34] 陈应华.大亚湾大辣甲南人工鱼礁区的生态效应分析[D]. 广州:暨南大学, 2009:36-78.
    [35] 佟飞, 秦传新, 余景, 等. 粤东柘林湾溜牛人工鱼礁建设选址生态基础评价[J]. 南方水产科学, 2016, 12(6): 25-32
    [36] MOLONY B W, LENANTON R, JACKSON G, et al. Stock enhancement as a fisheries management tool[J]. Rev Fish Biol Fishe, 2003, 13(4): 409-432
    [37] 林金邋, 陈琳, 郭金富, 等. 大亚湾真鲷标志放流技术的研究[J]. 热带海洋学报, 2001, 20(2): 75-79
    [38] MASUDA R, TSUKAMOTO K. Stock enhancement in Japan: review and perspective[J]. Bull Mar Sci, 1998, 62(2): 337-358
    [39] 梁君. 海洋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效果的主要影响因素及对策研究[J]. 中国渔业经济, 2013, 31(5): 122-134
  • [1] 牛明香赵宪勇 . 卫星遥感和GIS技术在海洋渔业资源研究中的应用. 南方水产科学, 2008, 4(3): 70-74.
    [2] 邹建伟王强哲林丕文黄俊秀 . 伏季休渔对北部湾北部虾类捕捞的影响及评价. 南方水产科学, 2015, 11(6): 88-93.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6.012
    [3] 苏莹佳陈国宝周艳波马胜伟吴洽儿 . 2015−2017年南海海域伏季休渔制度实施效果评价. 南方水产科学, 2019, 15(2): 1-9. doi: 10.12131/20180149
    [4] 陈丕茂袁华荣贾晓平秦传新蔡文贵余景舒黎明黎小国周艳波 . 大亚湾杨梅坑人工鱼礁区渔业资源变动初步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13, 9(5): 100-108.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3.05.016
    [5] 王聪林军陈丕茂章守宇 . 大亚湾水交换的数值模拟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08, 4(4): 8-15.
    [6] 杜飞雁王雪辉李纯厚张汉华贾晓平 . 大亚湾大型底栖动物物种多样性现状. 南方水产科学, 2008, 4(6): 33-41.
    [7] 古小莉李纯厚 . 大亚湾海洋异养细菌的初步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09, 5(4): 64-68.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09.04.012
    [8] 梁庆洋齐占会巩秀玉韩婷婷史荣君张文博谷阳光黄洪辉 . 大亚湾鱼类深水网箱养殖对环境的影响. 南方水产科学, 2017, 13(5): 25-32.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5.004
    [9] 莫宝霖秦传新陈丕茂刁瑛娇袁华荣黎小国佟飞冯雪 . 基于Ecopath模型的大亚湾海域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初步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2017, 13(3): 9-19.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3.002
    [10] 王雪辉杜飞雁邱永松李纯厚黄洪辉孙典荣贾晓平 . 大亚湾海域生态系统模型研究I:能量流动模型初探. 南方水产科学, 2005, 1(3): 1-8.
    [11] 林琳李纯厚杜飞雁戴明黄洪辉 . 基于GIS的大亚湾海域生态环境质量综合评价. 南方水产科学, 2007, 3(5): 20-26.
    [12] 孙涛肖雅元王腾刘永付亚男李纯厚 . 大亚湾海域水体和沉积物中石油类含量与分布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2018, 14(4): 1-9.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8.04.001
    [13] 王增焕林钦王许诺 . 大亚湾海洋生物体内铅的含量与风险评估. 南方水产科学, 2010, 6(1): 54-58.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10.01.010
    [14] 梁超愉张汉华吴进锋 . 大亚湾潮间带生物种类组成、数量分布及生物多样性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05, 1(3): 42-48.
    [15] 王增焕林钦王许诺杨美兰 . 大亚湾经济类海洋生物体的重金属含量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2009, 5(1): 23-28.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09.01.004
    [16] 王晓伟李纯厚戴明 . 大亚湾湾口海域冬季浮游植物生长限制性元素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07, 3(4): 26-31.
    [17] 曾雷陈国宝李纯厚于杰 . 大亚湾湾口游泳生物群落季节异质特征与生态效应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2019, 15(3): 1-1. doi: 10.12131/20180246
    [18] 张伟李纯厚贾晓平陈丕茂方良 . 大亚湾混凝土鱼礁和铁制鱼礁附着生物群落结构的季节变化. 南方水产科学, 2015, 11(1): 9-17.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1.002
    [19] 廖秀丽陈丕茂马胜伟陈海刚 . 大亚湾杨梅坑海域投礁前后浮游植物群落结构及其与环境因子的关系. 南方水产科学, 2013, 9(5): 109-119.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3.05.017
    [20] 刘开珍杜飞雁李亚芳王雪辉陈海刚张景平李纯厚 . 大亚湾大型底栖动物近30年次级生产力变化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2018, 14(2): 1-9.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8.02.001
  • 加载中
图(6)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34
  • HTML全文浏览量:  24
  • PDF下载量:  465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7-09-13
  • 录用日期:  2018-01-27
  • 刊出日期:  2018-06-01

基于遥感数据的大亚湾伏季休渔效果评价

    作者简介:余 景(1974 — ),女,博士,副研究员,从事渔业遥感研究。E-mail: yujing@scsfri.ac.cn
    通讯作者: 陈丕茂, chenpm@scsfri.ac.cn
  • 1.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广东省渔业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农业部南海渔业资源环境科学观测实验站,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海洋牧场技术重点实验室,广东 广州 510300
  • 2. 上海海洋大学海洋科学学院,上海 201306

摘要: 为定量评估大亚湾伏季休渔的养护效果,以渔业环境卫星遥感和拖网调查相结合的方法,对大亚湾休渔前(2015年5月)和休渔后(2015年8月)海表温度和叶绿素a浓度、总渔获物的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catch per unit effort,CPUE)、生物多样性、种类组成和体长、体质量变动进行了对比分析。结果表明,伏季休渔后,总渔获物CPUE的主要分布范围从休渔前的0~10 kg·h–1提高到休渔后的0~40 kg·h–1。渔获物平均体长和体质量增加,生长速率加快。渔业资源Shannon-Wiener多样性指数(H')和Pielou均匀度指数(J')分别增加了0.36和0.14,群落结构有所改善。渔业资源群落的生物量谱研究表明,休渔后标准化生物量谱线性回归系数大于 –1,生物量随个体体质量的增加而增加。伏季休渔降低了近海的捕捞强度,恢复和养护了大亚湾的渔业资源。建议采取适当延长休渔期、减控近海渔船数、加强资源养护等措施,进一步完善休渔制度,促进近海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English Abstract

  • 南海北部资源状况对整个南海渔业的可持续开发至关重要,近年来,由于过度开发和海洋环境变化等因素,南海近海渔业资源严重衰退,呈现优质经济鱼类数量比例下降、种类组成小型化、低龄化、性成熟提早的严峻生物学表现[1]。为了恢复枯竭的近海渔业资源,1999年起中国在南海海域实行伏季休渔,每年6月1日—7月31日,在北纬12°以北的南海海域(含北部湾),禁止所有拖网(含拖虾、拖贝)、围网及掺缯作业。2000年伏季休渔的作业类型扩大为“除刺网、钓业外的其他所有作业类型”[2-3]。2009年伏季休渔的时间延长至两个半月,调整为5月16日—8月1日。2017年南海伏季休渔的时间进一步延长至5月1日—8月16日。至今南海的伏季休渔已连续实施了19年,取得了公认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4-9]。相关研究主要以现场调查和声学调查为主[9-10],伏季休渔生态效应的定量研究还需要多学科交叉和多技术手段的综合应用。卫星遥感提供了从空间快速获取大量海面信息的途径,具有时效性高、客观性强、监测范围大等显著优势,已成功应用于资源评估、环境监测、污染灾害预警预报、海洋工程等领域[11-13]。利用卫星遥感技术开展伏季休渔效果研究,评估当前伏季休渔对渔业资源恢复和养护的作用,对于进一步完善休渔制度和提高渔业资源管理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伏季休渔有效缓解了近海渔业资源衰退的局面、减少了对海域生态环境的破坏,为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也存在对休渔对象和捕捞作业的管理不足等亟待解决的难点问题[4-8]。因此,本研究根据渔业环境卫星遥感资料和现场拖网调查的结果,从海域生态环境和渔业资源生物量变动等方面,评价大亚湾伏季休渔的实施效果,提出完善休渔制度的建议,为南海近岸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管理提供科学依据。

    • 休渔前(2015年5月)和休渔后(2015年8月)按照设置的站位对大亚湾海域进行了拖网调查 (图1)。各项监测和采样方法均按《海洋调查规范》(GB 12763—2007)和《海洋监测规范》(GB 17378—2007)规定方法进行。拖网调查船主机功率219.32 kW,总吨位104.98 t,拖网上纲46 m,下纲46 m,网口周长30.7 m,网口网目为4.2 cm,囊网网目为3.3 cm。渔业资源拖网调查参照《海洋渔业资源调查规范》(SC/T 9403—2012)的规定。在14个调查站位各拖网采样1次,各网次采样的拖速约为3.0 n mile·h–1,时间为1 h。起网后对渔获物进行抽样,取1/8进行种类鉴定、分类计数、称质量,并对渔获进行生物学测定,体长、甲宽等以mm为单位,体质量以g为单位。所有样品个体鉴定到种,体质量精确到0.1 g,其中渔获物体长、体质量由工作人员运用标尺及电子秤进行手动逐条测量、统计、汇总。

      图  1  研究区域和调查站位

      Figure 1.  Research area and survey stations

    • 1)卫星遥感资料。2015年伏季休渔前后的大亚湾海表温度(sea surface temperature, SST)、海表叶绿素a (chlorophyll a, Chl-a) 浓度数据来自美国NASA的MODIS卫星数据产品(https://ocancolor.gsfc.nasa.gov/)。把2015年5月和8月每天的SST和Chl-a数据去除无效值、做月平均和数据融合,并进行克里金插值[14],得到月平均分布图。数据的时间分辨率为天,空间分辨率为4 km。应用R软件编程提取研究区域SST和Chl-a卫星遥感数据,并进行可视化。

      2)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15] (catch per unit effort,CPUE,单位是kg·h–1),计算公式为:

      式中C为总渔获物质量(包括鱼类、虾类和蟹类等,kg);t为时间(h)。

      3) CPUE分布密度曲线[16]。表示一组CPUE数据对应的概率密度值分布状况,即CPUE数据分布趋势,其中密度值表示数据分布和集聚状况的概率值,其范围为0~1,为无单位量纲。假设有n个CPUE为X1~Xn,要计算某一个CPUE的概率密度值,计算公式为:

      其中x为CPUE,k为核密度函数,本研究选取高斯分布函数;h为设定的窗口宽度,选取高斯核密度估计量的带宽,应用R语言的密度函数计算CPUE分布密度曲线。

      4)多样性指数和优势度[17]

      Shannon-Wiener多样性指数:

      Pielou均匀度指数:

      优势度:

      式中S为各站渔获的种类总数,Pi为第i种的个体数与总个体数的比值,ni为第i种的个体数量,fi为种类出现的频率,N为样品中生物个体总数。

      5)生物量谱。生物量谱是由Platter和Denman首次提出的、分析群落状况的方法和指标之一[18-19]

      式中x为对数化的渔获物平均个体体质量,y为对数化的各个区间总生物量,a为谱线的斜率表示群落的粒径结构,b为谱线截距表示群落的生物丰度。

    • 对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卫星遥感SST、Chl-a及现场调查渔业资源CPUE进行空间叠加分析(图2),结果表明,休渔前SST变化范围为22~32 ℃,ρ (Chl-a)为2.5~7.5 mg·m–3,CPUE为0~30 kg·h–1,高CPUE值主要分布在SST (28~32 ℃)和ρ (Chl-a) (3.0~7.0 mg·m–3)较高的湾口区域。休渔后SST变化范围为24~36℃,ρ (Chl-a)为4~10 mg·m–3,CPUE为20~60 kg·h–1,海域SST、Chl-a及CPUE均增加,高CPUE值主要分布在SST为32~36 ℃、ρ(Chl-a)为4.0~8.0 mg·m–3的湾口区域。休渔后,大亚湾平均SST及Chl-a增加,湾内水域SST及Chl-a空间分布较一致;平均CPUE空间分布特征与休渔前一致,均为湾口大于湾内,平均CPUE约为休渔前的2倍。

      图  2  2015年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海表温度、叶绿素a 浓度和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空间分布

      Figure 2.  Spatiotemporal distribution of SST, Chl-a concentration and CPUE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2015

    •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5月) CPUE变化范围为0~30 kg·h–1,主要分布在0~10 kg·h–1,最高密度值为0.20 (图3)。休渔后(8月) CPUE变化范围为0~80 kg·h–1,主要分布在0~40 kg·h–1,最高密度值为0.08 (图3)。伏季休渔后,在CPUE低值范围 (0~10 kg·h–1)内CPUE密度降低到休渔前的一半,CPUE提高、变化范围增大(图3)。

      图  3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及其密度变化

      Figure 3.  Variation of CPUE and CPUE density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渔获种类数分别为30种和24种(表1)。伏季休渔前,主要渔获种类(平均CPUE≥1 kg·h–1)有14种,分别为中华小沙丁鱼(Sardinella nymphaea)、带鱼(Trichiuru haumela)、蓝圆鲹(Decapterus maruadsi)、斑逖(Clupanodon punctatus)、杜氏枪乌贼(Loligo duvaucelii)、刺鲳(Psenopsis anomala)、月腹刺鲀(Gastrophysus lunaris)、银鲳(Pampus argenteus)、丽叶鲹(Caranx kalla)、金色小沙丁鱼(S.aurita)、鹿斑鲾(Leiognathus ruconius)、黄鲫(Setipinna taty)、赤鼻棱鳀(Thrissa kammalensis)、黑鲷(Sparus macrocephalus)。其中中上层鱼类11种,底层鱼类3种。中华小沙丁鱼的平均CPUE最高,为28.84 kg·h–1 (图4)。伏季休渔后,主要渔获种类(平均CPUE≥1 kg·h–1)有8种,分别为黄斑篮子鱼(Siganus oramin)、黄吻棱鳀(T.vitirostris)、月腹刺鲀、中华小沙丁鱼、裘氏小沙丁鱼(S.jussieu)、蓝圆鲹、印度小公鱼 (Stolephorus indicus)、带鱼。其中中上层鱼类5种,底层鱼类3种。黄吻棱鳀的CPUE最高,为72.24 kg·h–1 (图4)。休渔期前后的主要渔获种类均为中上层鱼类,休渔后中上层及底层鱼类的CPUE明显增加(图4)。

      调查时间
      survey time
      总渔获
      total catch
      鱼类
      Fish
      虾类
      Shrimp
      蟹类
      Crab
      头足类
      Cephalopods
      休渔前 (5月)
      pre-SFM (May)
      30 25 1 2 2
      休渔后 (8月)
      post-SFM (August)
      24 22 0 1 1

      表 1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渔获种类数

      Table 1.  Species number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图  4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主要渔获种类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对比

      Figure 4.  Comparation of CPUE of major species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渔业资源优势种及其优势度见表2。以Y>0.02为优势种,大亚湾海域休渔前优势种有6种,主要以蓝圆鲹、杜氏枪乌贼等为主。休渔后的优势种有7种,主要以中华小沙丁鱼、带鱼等为主。

      休渔前 (5月)
      pre-SFM (May)
      休渔后 (8月)
      post-SFM (August)
      种类
      species
      优势度 (Y)
      dominance
      种类
      species
      优势度 (Y)
      dominance
      鹿斑鲾 Leiognathus ruconius 0.07 中华小沙丁鱼 Sardinella nymphaea 0.21
      赤鼻棱鳀 Thrissa kammalensis 0.04 斑条魣Sphyraena jello 0.13
      蓝圆鲹 Decapterus maruadsi 0.20 康氏马鲛 Scomberomorus commerson 0.05
      杜氏枪乌贼 Loligo duvaucelii 0.11 带鱼 Trichiuru haumela 0.11
      丽叶鲹 Caranx kalla 0.03 燕尾鲳 Hapaloyenys mucronatus 0.08
      带鱼 Trichiuru haumela 0.10 金线鱼 Nemipterus virgatus 0.02
      丽叶鲹 Caranx kalla 0.10

      表 2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优势种和优势度

      Table 2.  Dominant species and dominance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大亚湾休渔期前鱼类H'为2.32,J'为0.46;休渔后鱼类H'为2.68,J'为0.59 (图5)。

      图  5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鱼类多样性指数变化

      Figure 5.  Biodiversity index of fish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 对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总渔获物(包括鱼类、头足类和虾类等)的体长和体质量关系进行线性拟合。结果表明,休渔前总渔获物体长范围为0~180 mm,体质量范围为0~150 g,体长和体质量拟合相关系数为0.50 (图6-a)。休渔后总渔获物体长范围为0~200 mm,体质量范围为0~180 g,体长和体质量拟合相关系数为0.58 (图6-a)。伏季休渔后总渔获物的体长、体质量范围增大,体长和体质量拟合相关系数增加了0.08。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标准化生物量谱回归分析结果表明,伏季休渔前标准化生物量谱线性回归的斜率为 –1.17,小于 –1,说明伏季休渔前渔业资源群落的生物量随着体质量的增加呈不均匀分布,随着体质量的增加生物量减少。伏季休渔后标准化生物量谱线性回归的斜率为 –0.96,大于 –1,说明休渔后渔业资源群落的生物量随着体质量的增加而增加,其相关系数 R2值及截距也明显高于休渔前(图6-b)。

      图  6  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总渔获物体长、体质量 (a) 和生物量谱 (b) 回归分析

      Figure 6.  Regression analysis of body length and mass (a) and biomass spectra of total catch (b) in Daya Bay in pre- and post-SFM

    • 伏季休渔是保护水生生物资源,促进资源可持续利用的重大举措,该措施为缓和渔业资源可捕量不足和捕捞强度过大这一矛盾,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20]。本研究表明,大亚湾伏季休渔后总渔获量增加,中上层及底层主要渔获种类CPUE大于休渔前;休渔期间总渔获物的体长和体质量范围增大,生长速度较快;休渔后生物量随着渔获物个体体质量的增加而增加。伏季休渔期间是大亚湾经济鱼类产卵高峰期[21],休渔制度彻底限制了对幼鱼资源破坏的捕捞渔具,降低了捕捞强度,使幼鱼的生长获得一个较为稳定的环境。

      本研究表明,伏季休渔后大亚湾总渔获量比休渔前高。休渔后(8月),大亚湾海域SST升高且明显高于休渔前,海表温差较小,空间分布较均匀,水体Chl-a增加,水域初级生产力较高。这些为鱼类等海洋生物的生长提供了适宜的环境和相对充足的饵料,渔获物的体长和体质量不断增加,休渔后主要渔获物CPUE明显提高。每年5—8月是大亚湾主要经济鱼类的产卵期[20],休渔期间正值大亚湾海域由春季向夏季过渡,夏季大亚湾SST、Chl-a不断增加,生物群落结构和功能稳定性高,且大于春季[22-23],因此伏季休渔后渔获量比休渔前高。

      本研究表明伏季休渔后渔获量与2007—2008年大亚湾海域伏季休渔前后渔获量变化结果一致[24-25]。但是,2015年伏季休渔后的渔获量比2007年和2008年的低,2008年的渔获量比2007年低,这主要是因为伏季休渔短期的效果显著,但休渔成果难以长期巩固[24-26]。此外,近30年来大亚湾附近海域工业、农业和养殖业等产业迅速发展,给大亚湾渔业生态环境带来巨大的压力,渔业资源严重衰退[11,26-28]

    • 大亚湾伏季休渔后渔业资源H'增加了0.36,J'增加了0.14。休渔期间人为因素对鱼类生态群落干扰强度下降至最低[3-4],渔业资源群落结构得到改善。历史上大亚湾以中下层鱼类占优势,其次是中上层和底层鱼类[29-30]。2004—2005年大亚湾海域中下层鱼类最多,其次是中上层和底层鱼类;该时期夏季鱼类的H'为3.82,J'为0.65[29]。本研究对2015年大亚湾伏季休渔前后的研究表明,主要渔获种类以中上层鱼类最多,其次是底层鱼类。这可能是因为近年来随着大亚湾经济的发展,深水码头的兴建和航道的挖掘及拖网捕捞,大亚湾海域的底质环境的破坏和扰动现象较为显著,底层鱼类减少[11-12,29]。虽然伏季休渔使大亚湾渔业资源量有所恢复,休渔后的渔获量及单位时间捕捞努力量也有所增加,但是,休渔后鱼类H'J'均低于2004—2005年同期水平[29]。1980—2007年期间大亚湾海域鱼类的种类数呈逐年减少的趋势,由1980年的157种减少至2004—2005年的107种;夏季鱼类的种类数一般高于春季[24,26,29]。本研究发现,伏季休渔后渔获物种类数比休渔前减少了6种。大亚湾渔业资源种类数量由夏季向秋季、冬季和春季递减[28],导致伏季休渔后鱼类的种类数量变动。另外,伏季休渔对恢复经济鱼类种群结构的效果有限,无法在短时期内扭转渔业资源衰退的状况[5,20]。伏季休渔为渔业资源增殖和养护提供了一段时间,但也缩短了捕捞季节,休渔期结束后,捕捞强度加剧,休渔期对资源养护的效果,当年很快就消失殆尽[3,20]。此外,由于资源调查的站位有限,休渔后渔获物种类数降低也可能与调查和取样误差有关,还需要积累长期的调查数据进行分析。

    • 伏季休渔是迄今为止最具实质性的渔业资源保护措施之一,基本保持了大亚湾渔业资源及捕捞生产的稳定,客观上延缓了大亚湾持续枯竭的生物资源状况,产生了显著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3]。但大亚湾渔业捕捞生产本身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如非休渔期间捕捞强度过大、近岸渔业资源衰退、捕捞生产监管不足等影响了休渔制度的效果[20]。笔者建议从以下3个方面进一步完善休渔制度。

      1)严格执行伏季休渔,适当延长休渔期。从资源保护的角度,休渔时间越长对渔业资源的养护效果越好。目前,由于监管力量不足等方面的原因,休渔期非法渔业作业偶有发生,干扰休渔期间幼鱼的生长。因此,严格执行休渔制度,加大对伏季休渔违规作业,特别是涉及“三无”船舶、非法网具及“电毒炸”等违法捕捞行为的打击力度[3],确保伏季休渔对近海渔业资源的恢复和养护效果。适当延长休渔期,有助于幼鱼在休渔期间获得相对充足的生长时间,更好地保护鱼类的持续生长,养护近海渔业资源。休渔前后鱼类的种类变动较大,这可能是因为:①休渔后有部分种类从外海转入,或者非优势种经休渔后成为优势种,如黄吻棱鳀在休渔前并非优势种,休渔后成为优势种;②大亚湾海域渔业资源种类变动具有季节特征,春季和夏季优势种类有一定差异[22-23,29],休渔期正值春季向夏季过渡时期,季节变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大亚湾休渔前后优势种类。据报道,优质经济鱼类资源的恢复需要较长时间,休渔对改善大亚湾的渔业资源状况作用有限[26],大亚湾渔业资源呈现生命周期长、个体大和营养级高的鱼类减少,而生命周期短、个体小、营养级低的鱼类种类增多的趋势[22-23]。此外,由于全球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增加的影响,近海鱼类产卵期提前[4]。延长休渔期有利于更好地保护产卵群体和幼鱼,促进近海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2)减控近海渔船,发展外海渔业。虽然通过伏季休渔,把捕捞压力降到最低,使休渔后CPUE显著升高。但是休渔期结束后,捕捞压力增大,伏季休渔的成果短时间内消耗殆尽[25]。因此,控制近海渔船,缓解近海捕捞能力严重过剩,促进渔业资源可持续开发利用。此外,为缓解南海近海渔业资源衰退,引导渔民向外海开拓新的渔场。南海陆架区以外的深海海域中蕴藏着丰富的大洋性头足类和金枪鱼类资源,尤以鸢乌贼(Sthenoteuthis oualaniensis)和黄鳍金枪鱼(Thunnus albacares)最具开发潜力[30-31]。引导渔船向南海中南部深水区转移,带动加工、贸易等相关产业发展,不仅可以缓解渔民转产转业压力、降低近海捕捞强度、促进捕捞结构调整,还具有潜在的社会、经济和生态效益。

      3)加强资源养护,推进生态修复。伏季休渔对恢复大亚湾渔业资源状况作用有限,人工鱼礁在资源增殖、养护和海域生态环境修复方面的作用长期存在,对伏季休渔是一种很好的补充[32-33]。此外,渔业资源增殖放流也是恢复渔业资源、优化生产结构、改善海域生态环境的有效措施之一[34]。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大亚湾海域持续多年进行伏季休渔期间渔业资源增殖放流,在改善渔业资源结构、补充经济鱼类数量等方面取得了较好的效果[35-36]。而且,每年5—8月是大亚湾主要经济鱼类的产卵期,适宜实施增殖放流[37-39]。因此,休渔期间开展增殖放流是加强渔业资源养护的有效措施。

    • 本研究应用卫星遥感资料对大亚湾海域伏季休渔的效果进行评价,是卫星遥感应用于小尺度渔业领域的成功探索。伏季休渔后遥感SST、Chl-a增加,空间分布更均匀,鱼类适宜生活水域空间增大,大亚湾渔业资源CPUE增加,总渔获物体长、体质量范围增加,生长速度加快。渔业资源H'J'分别增加了0.36和0.14,群落结构更加稳定。渔业资源群落的生物量谱研究表明,休渔后生物量随着个体体质量的增大而增加。伏季休渔降低了近海的捕捞强度,起到恢复和养护渔业资源的作用。建议采取适当延长休渔期、减控近海渔船数量、加强资源养护等措施,进一步完善休渔制度,促进近海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6)  表(2) 参考文献 (39) 相关文章 (20)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