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北部湾蓝圆鲹生物学特征及开发状态的年际变化

耿平 张魁 陈作志 许友伟 孙铭帅

引用本文:
Citation:

北部湾蓝圆鲹生物学特征及开发状态的年际变化

    作者简介: 耿 平(1993 — ),男,硕士研究生,从事渔业资源评估研究。E-mail: bsg1030@live.com;
    通讯作者: 陈作志, zzchen2000@163.com
  • 中图分类号: S 932.4

Interannual change in biological traits and exploitation rate of Decapterus maruadsiin Beibu Gulf

    Corresponding author: Zuozhi CHEN, zzchen2000@163.com ;
  • CLC number: S 932.4

  • 摘要: 根据1992—1993年(1992年)、1998—1999年(1998年)、2006年、2007年、2008—2009年(2009年)、2010年和2011—2012年(2012年) 7个时期的底拖网调查资料,对北部湾蓝圆鲹(Decapterus maruadsi)群体生物学特征及开发状态进行了评估。结果表明:1)蓝圆鲹优势体长组由1992年的130~170 mm减小为2007年的110~140 mm,随后有所回升,2012年为120~130 mm和140~170 mm;2)平均体长相比于1992年的160.23 mm,2007年只有139 mm,呈下降趋势,随后逐年回升,2012年为149 mm;3)初次性成熟体长(L50)以及初次性成熟年龄(A50)也呈类似变化趋势,L50A50分别由1998年的180.16 mm和1.860减小为2007年的174.91 mm和0.888,之后回升至2012年的180.87 mm和2.538;4)生长系数(K)则从1992年的0.39上升至2007的0.76,之后逐年下降,2012年为0.5;5)总死亡系数(Z)自20世纪90年代起开始逐年升高,于2009年达到最高值(2.77),随后开始逐年降低,2012年降至1.68。开发率(E)也呈类似变化趋势,其中2010年的开发率与20世纪90年代初的相当。
  • 图 1  北部湾蓝圆鲹7个时期的体长频率分布

    Figure 1.  Variation in length frequency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during seven periods

    图 2  北部湾蓝圆鲹肥满度的年际变化

    Figure 2.  Interannual variation in relative fatness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图 3  北部湾蓝圆鲹极限体长 ( $L_\infty $ ) 和生长系数 (K) 的年际变化

    Figure 3.  Interannual variation in asymptotic length ( $L_\infty $ ) and growth coefficient (K)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图 4  根据渔获量曲线方法估算的北部湾蓝圆鲹总死亡系数

    Figure 4.  Length converted catch curve for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图 5  北部湾蓝圆鲹雌性个体性成熟比例观测值与ASR模型拟合的逻辑斯蒂曲线

    Figure 5.  Observed proportion of mature individuals and logistic curve fitted by ASR model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during three periods

    图 6  蓝圆鲹雌性个体的初次性成熟体长 (L50) 与初次性成熟年龄 (A50) 的演变趋势

    Figure 6.  Fluctuation in L50 and A50 of female D. maruadsi

    表 1  北部湾蓝圆鲹7个时期的群体结构

    Table 1.  Population structure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during seven periods

    年份
    year
    尾数
    ind.
    性比
    sex ratio
    体长/mm body length
    范围
    distribution
    均值
    mean
    优势组
    dominant group
    1992 635 90~270 160.23 130~170
    1998 1 714 0.48 32~300 155.29 160~170
    2006 1 049 2.21 76~264 151 120~150
    2007 1 028 2.6 67~250 139 110~140
    2009 1 226 1.84 86~235 144 130~160
    2010 465 0.656 96~215 144 130~160
    2012 1 318 1.456 75~256 149 120~130;140~170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北部湾蓝圆鲹7个时期死亡参数的变化

    Table 2.  Total mortality coefficient, natural mortality coefficient, fishing mortality coefficient and exploitation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during seven periods

    项目
    item
    年份 year
    1992 1998 2006 2007 2009 2010 2012
    总死亡系数 (Z) total mortality coefficient 1.66 1.74 1.81 2.71 2.77 2.17 1.68
    自然死亡系数 (M) natural mortality coefficient 0.49 0.49 0.44 0.74 0.61 0.63 0.62
    捕捞死亡系数 (F) fishing mortality coefficient 1.17 1.25 1.37 1.97 2.16 1.54 1.06
    开发率 (E) exploitation rate 0.7 0.72 0.76 0.73 0.78 0.71 0.63
    下载: 导出CSV
  • [1] FAO. 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2016 (Sofia): contributing to food security and nutrition for all[M]. Rome: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2016: 1-23.
    [2] FAO. 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2008[J]. State World Fish Aquacult, 2009, 4(1): 40-41
    [3] STOKES K, LAW R. Fishing as an evolutionary force[J]. Mar Ecol Prog, 2000, 208: 307-309
    [4] MYERS R, HUTCHINGS J, BARROWMAN N. Hypotheses for the decline of cod in the North Atlantic[J]. Mar Ecol Prog, 1996, 138(1): 293-308
    [5] JACKSON J C, KIRBY M X, BERGER W H, et al. Historical overfishing and the recent collapse of coastal ecosystems[J]. Science, 2001, 293(5530): 629-638
    [6] SUTHERLAND W J. Evolution and fisheries[J]. Nature, 1990, 344: 814-815
    [7] DIECKMANN U. Can adaptive dynamics invade?[J]. Trends Ecol Evol, 1997, 12(4): 128-131
    [8] MUDJIRAHAYU, BAWOLE R, REMBET U J, et al. Growth, mortality and exploitation rate of Plectropomus maculatus and P.oligocanthus (Groupers, Serranidae) on Cenderawasih Bay National Park, Indonesia[J]. Egy J Aquat Res, 2017, 43(3): 213-218
    [9] 陈作志, 邱永松, 贾晓平, 等. 捕捞对北部湾海洋生态系统的影响[J]. 应用生态学报, 2008, 19(7): 1604-1610
    [10] 王雪辉, 邱永松, 杜飞雁, 等. 北部湾秋季底层鱼类多样性和优势种数量的变动趋势[J]. 生态学报, 2012, 32(2): 333-342
    [11] 邹建伟, 林丕文, 王强哲. 南海北部湾2012年捕捞产量估算[J]. 南方水产科学, 2013, 9(4): 75-81
    [12] 袁蔚文. 北部湾底层渔业资源的数量变动和种类更替[J]. 中国水产科学, 1995(2): 56-65
    [13] 陈作志, 邱永松, 徐姗楠, 等. 北部湾花斑蛇鲻生物学特征的演化[J]. 中国水产科学, 2012, 19(2): 321-328
    [14] 张魁, 陈作志, 王跃中, 等. 北部湾短尾大眼鲷群体结构及生长、死亡和性成熟参数估计[J]. 热带海洋学报, 2016, 35(5): 20-28
    [15] 孙典荣, 邱永松. 北部湾短尾大眼鲷生长和死亡参数的估算[J]. 福建水产, 2003(1): 7-12
    [16] 张魁, 陈作志, 邱永松. 北部湾二长棘犁齿鲷生长、死亡和性成熟参数的年际变化[J]. 南方水产科学, 2016, 12(6): 9-16
    [17] 陈作志, 邱永松. 北部湾二长棘鲷生长和死亡参数估计[J]. 水产学报, 2003, 27(3): 251-257
    [18] LAW R. Fishing, selection, and phenotypic evolution[J]. ICES J Mar Sci, 2000, 57(3): 659-668
    [19] 牛素芳, 苏永全, 王军, 等. 福建近海蓝圆鲹群体遗传结构分析[J]. 厦门大学学报(自然版), 2012, 51(4): 759-766
    [20] 邓景耀. 海洋渔业生物学[M]. 北京: 农业出版社, 1991: 485.
    [21] 卢振彬, 戴泉水, 颜尤明. 台湾海峡及其邻近海域鲐鲹鱼类群聚资源的评估[J]. 中国水产科学, 2000, 7(1): 41-45
    [22] 孙典荣, 林昭进. 北部湾主要经济鱼类资源变动分析及保护对策探讨[J]. 热带海洋学报, 2004, 23(2): 62-68
    [23] 林学群. 粤东近海雄性条尾鲱鲤体长与体重关系研究[J]. 汕头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999, 14(2): 64-71
    [24] 李忠炉, 金显仕, 单秀娟, 等. 小黄鱼体长-体质量关系和肥满度的年际变化[J]. 中国水产科学, 2011, 18(3): 602-610
    [25] SEIYABOH E I, IZAH S C, GIJO A H. Length-weight relationship and condition factor of some important fish species from sangana river, Niger delta[J]. Int J Innov Agr Biol Res, 2016, 4(4): 37-44
    [26] NEHEMIA A, MAGANIRA J D, RUMISHA C. Length-weight relationship and condition factor of tilapia species grown in marine and fresh water ponds[J]. Agr Biol J N A, 2012, 3(3): 117-124
    [27] BOLGER T, CONNOLLY P L. The selection of suitable indices for the measurement and analysis of fish condition[J]. J Fish Biol, 1989, 34(2): 171
    [28] JONES R E, PETRELL R J, PAULY D. Using modified length-weight relationships to assess the condition of fish[J]. Aquacult Eng, 1999, 20(4): 261-276
    [29] FROESE R. Cube law, condition factor and weight-length relationships: history, meta-analysis and recommendations[J]. J Appl Ichthyol, 2006, 22(4): 241-253
    [30] 詹秉义. 渔业资源评估[M]. 北京: 农业出版社, 2005: 25-120.
    [31] PAULY D. Gill size and temperature as governing factors in fish growth: a generalization of von Bertalanffy's growth formula[C]//Berichte aus dem Institut für Meereskunde an der Christian-Albrechts-Universität Kiel, nr. 63, Kiel : D. Pauly, 1979: 1-136.
    [32] PAULY D. On the interrelationships between natural mortality, growth-parameters, and mean environmental-temperature in 175 fish stocks[J]. J Du Conseil, 1980, 39(2): 175-192
    [33] CHEN Y, PALOHEIMO J E. Estimating fish length and age at 50% maturity using a logistic type model[J]. Aquat Sci, 1994, 56(3): 206-219
    [34] GULLAND J A. Fish stock assessment:a manual of basic methods[M]. New York: Wiley Online Library, 1983: 1-220.
    [35] 张魁, 廖宝超, 许友伟, 等. 基于渔业统计数据的南海区渔业资源可捕量评估[J]. 海洋学报, 2017, 39(8): 25-33
    [36] CONOVER D O, MUNCH S B. Sustaining fisheries yields over evolutionary time scales[J]. Science, 2002, 297(5578): 94-96
    [37] LAW R. Fishing, selection, and phenotypic evolution[J]. ICES J Mar Sci, 2000, 57(3): 659-668
    [38] HILBORN R, WALTERS C J. Quantitative fisheries stock assessment[M]. Routledge, Chapman & Hall, Inc. , 1992: 177-178.
    [39] 张静, 姚壮, 林龙山, 等. 北部湾口和南沙群岛西南部海域主要渔获种类的生物学特征及其数量分布[J].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6, 46(11): 158-167
    [40] ENBERG K, JORGENSEN C, DUNLOP E S, et al. Fishing-induced evolution of growth: concepts, mechanisms and the empirical evidence[J]. Mar Ecol-Evol Persp, 2012, 33(1): 1-25
    [41] HAMLEY J M. Review of gillnet selectivity[J]. J De L'office Des Recherches Sur Les Pêcheries Du Canada, 1975, 32(11): 1943-1969
    [42] ERNANDE B, DIECKMANN U, HEINO M. Adaptive changes in harvested populations: plasticity and evolution of age and size at maturation[J]. Proc Biol Sci, 2004, 271(1537): 415-423
    [43] MERTZ G, MYERS R A. A simplified formulation for fish production[J]. Can J Fish Aquat Sci, 2011, 55(2): 478-484
    [44] NEJA Z. The stock, size and changes in the growth rate of the Northwest Atlantic mackerel (Scomber scombrus L.) in 1971-1983[J]. Acta Ichthyologica et Piscatoria, 1995, 25(1): 113-121
    [45] JANSEN T, BURNS F. Density dependent growth changes through juvenile and early adult life of North East Atlantic Mackerel (Scomber scombrus)[J]. Fish Res, 2015, 169: 37-44
    [46] REZNICK D N, GHALAMBOR C K. Can commercial fishing cause evolution? Answers from guppies (Poecilia reticulata)[J]. J Canadien Des Sciences Halieutiques Et Aquatiques, 2005, 62(4): 791-801
    [47] De ROOS A M, BOUKAL D S, PERSSON L. Evolutionary regime shifts in age and size at maturation of exploited fish stocks[J]. Proc Biol Sci, 2006, 273(1596): 1873-1880
    [48] FUKUWAKA M A, MORITA K. Increase in maturation size after the closure of a high seas gillnet fishery on hatchery-reared chum salmon Oncorhynchus keta[J]. Evol Appl, 2008, 1(2): 376-387
    [49] 陈作志, 林昭进, 邱永松. 基于AHP的南海海域渔业资源可持续利用评价[J]. 自然资源学报, 2010, 25(2): 249-257
    [50] 陈作志, 孔啸兰, 徐姗楠, 等. 北部湾深水金线鱼种群参数的动态变化[J]. 水产学报, 2012, 36(4): 584-591
    [51] NGUYEN L, NGUYEN B T. Assessment of Tonkin Gulf fishery - Vietnam based on the bio-economic models[C]//Proceedings of the Fourteenth Biennial Conference of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Fisheries Economics & Trade, Nha Trang, Vietnam, July 22-25, 2008: Achieving a Sustainable Future: Managing Aquaculture, Fishing, Trade and Development. SHRIVER A L. Corvallis, Oregon, USA: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Fisheries Economics & Trade, 2008: 1-10.
  • [1] 孙典荣李渊王雪辉王跃中吴洽儿 . 北部湾剑尖枪乌贼生物学特征及资源状况变化的初步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11, 7(2): 8-13.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1.02.002
    [2] 张魁陈作志邱永松 . 北部湾二长棘犁齿鲷生长、死亡和性成熟参数的年际变化. 南方水产科学, 2016, 12(6): 9-16.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6.06.002
    [3] 邹建伟林丕文王强哲 . 南海北部湾2012年捕捞产量估算. 南方水产科学, 2013, 9(4): 76-82.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3.04.012
    [4] 蔡研聪陈作志徐姗楠张魁 . 北部湾二长棘犁齿鲷的时空分布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2017, 13(4): 1-10.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7.04.001
    [5] 陈清香熊正烨谭中明师文庆彭景云李永强 . 2种LED灯的蓝圆鲹和竹荚鱼渔获比较. 南方水产科学, 2013, 9(3): 80-84.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3.03.013
    [6] 邹建伟王强哲林丕文黄俊秀 . 伏季休渔对北部湾北部虾类捕捞的影响及评价. 南方水产科学, 2015, 11(6): 88-93.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6.012
    [7] 廖秀丽杜飞雁李纯厚 , . El Nino/La Nina影响下北部湾海域浮游桡足类种类组成与多样性. 南方水产科学, 2011, 7(5): 1-8.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1.05.001
    [8] 陈作志邱永松 . 南海北部湾二长棘鲷的资源变动. 南方水产科学, 2005, 1(3): 26-31.
    [9] 李寇军邱永松王跃中 . 自然环境变动对北部湾渔业资源的影响. 南方水产科学, 2007, 3(1): 7-13.
    [10] 陈剑锋黄俊秀邹建伟王强哲 . 北海近海海域春季浮游植物种类组成及数量变化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10, 6(5): 56-61. doi: 10.3969/j.issn.1673-2227.2010.05.009
    [11] 童玉和麦日利陈积明李向民 . 海南岛上岸渔获资源调查与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2012, 8(6): 85-91.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2.06.012
    [12] 马之明徐实怀贾晓平 . 蛸类渔业概况及增养殖研究现状与展望. 南方水产科学, 2008, 4(5): 69-73.
    [13] 袁华荣陈丕茂贾晓平唐振朝秦传新余景蔡文贵舒黎明 . 北部湾东北部游泳生物资源现状. 南方水产科学, 2011, 7(3): 31-38.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1.03.008
    [14] 颜尤明 . 福建海区带鱼生物学特征与资源变化的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05, 1(3): 32-36.
    [15] 孔啸兰江艳娥龚玉艳陈作志张俊范江涛 . 南海中北部尾明角灯鱼渔业生物学特性的初步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16, 12(4): 117-124.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6.04.015
    [16] 杨顶田单秀娟刘素敏叶海彬杨超宇徐超董俊德 . 三亚湾近10年pH的时空变化特征及对珊瑚礁石影响分析. 南方水产科学, 2013, 9(1): 1-7.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3.01.001
    [17] 张俊陈作志陈国宝 . 南沙永暑礁金带齿颌鲷生物学特征初步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15, 11(5): 108-116.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5.013
    [18] 粟丽陈作志张鹏 . 南海中南部海域春秋季鸢乌贼繁殖生物学特征研究. 南方水产科学, 2016, 12(4): 96-102.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6.04.012
    [19] 廖秀丽黄洪辉巩秀玉余少梅 . 2013年南海南部海域混合层深度的季节变化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2015, 11(5): 67-75. doi: 10.3969/j.issn.2095-0780.2015.05.008
    [20] 叶孙忠叶泉土张壮丽 . 闽东北外海高脊管鞭虾的数量分布及其生物学特征. 南方水产科学, 2006, 2(2): 33-37.
  • 加载中
图(6)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42
  • HTML全文浏览量:  82
  • PDF下载量:  17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5-21
  • 录用日期:  2018-06-12
  • 刊出日期:  2018-12-01

北部湾蓝圆鲹生物学特征及开发状态的年际变化

    作者简介:耿 平(1993 — ),男,硕士研究生,从事渔业资源评估研究。E-mail: bsg1030@live.com
    通讯作者: 陈作志, zzchen2000@163.com
  • 1.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农业农村部外海渔业开发重点实验室,广东省渔业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广东 广州 510300
  • 2. 上海海洋大学海洋科学学院,上海 201306

摘要: 根据1992—1993年(1992年)、1998—1999年(1998年)、2006年、2007年、2008—2009年(2009年)、2010年和2011—2012年(2012年) 7个时期的底拖网调查资料,对北部湾蓝圆鲹(Decapterus maruadsi)群体生物学特征及开发状态进行了评估。结果表明:1)蓝圆鲹优势体长组由1992年的130~170 mm减小为2007年的110~140 mm,随后有所回升,2012年为120~130 mm和140~170 mm;2)平均体长相比于1992年的160.23 mm,2007年只有139 mm,呈下降趋势,随后逐年回升,2012年为149 mm;3)初次性成熟体长(L50)以及初次性成熟年龄(A50)也呈类似变化趋势,L50A50分别由1998年的180.16 mm和1.860减小为2007年的174.91 mm和0.888,之后回升至2012年的180.87 mm和2.538;4)生长系数(K)则从1992年的0.39上升至2007的0.76,之后逐年下降,2012年为0.5;5)总死亡系数(Z)自20世纪90年代起开始逐年升高,于2009年达到最高值(2.77),随后开始逐年降低,2012年降至1.68。开发率(E)也呈类似变化趋势,其中2010年的开发率与20世纪90年代初的相当。

English Abstract

  • 近几十年来,由于捕捞强度和环境污染等加剧,世界范围内海洋渔业资源的衰退现象日益严重[1]。据世界粮农组织统计,世界上1/4的鱼类种群处于过度捕捞、资源量剧减或恢复状态[2]。尽管物种灭绝的情况较少,但是一些鱼种出现了“经济价值灭绝(commercial extinction)”,即由经济鱼种衰竭为非经济鱼种[3]。实际上,对于大多数经济价值较高的海洋鱼类种群而言,捕捞可能是引起鱼类表型特征演化的潜在力量[4];同时相对于海洋环境污染、水质恶化和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捕捞对渔业资源造成的影响更大[5]。生物生长是基因与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而鱼类的遗传力较低,其生长又受环境的强烈影响,研究中很难区分表型可塑性参数的变化和基因的影响,因而不同因子对鱼类种群的长远影响尚难以估量[6]。而生长、死亡和性成熟等生物学特征的演变将对种群的生物量、经济产量以及种群统计学产生重要作用,继而影响着渔业资源评估结果与管理目标的制定[7-8]

    北部湾是南海渔业资源生产力最高的海域之一,也是中国与邻国就渔业问题签订合作协定的区域之一。近几十年来,其海洋渔业资源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重要经济种类的资源密度、捕捞渔船单产和渔获质量不断下降[9]。20世纪60年代的传统经济种类如笛鲷、石斑鱼等逐渐被发光鲷(Acropoma japonicum)、黄斑鲾(Leiognathus bindus)等[10]个体较小、营养级和经济价值较低的种类代替。2012年北部湾的捕捞产量约为85.7×104 t,其中中国渔船的产量为65.7×104 t[11],依据袁蔚文[12]的资源量评估结果,当前北部湾渔业资源已承受过高的捕捞压力。北部湾经济鱼类如花斑蛇鲻(Saurida undosquamis)[13]、短尾大眼鲷(Priacanthus macracanthus)[14-15]、二长棘犁齿鲷(Evynnis cardinalis)[16-17]等出现了生活史特征的演化现象,如个体小型化、生长速度加快和性成熟提前等。这种演化现象会造成鱼类经济价值降低、渔业可持续产量减少等一系列不良结果[18]。因此,对北部湾蓝圆鲹群体生物学特征及开发状态进行评估,对评价渔业资源利用现状和制定科学的管理策略非常必要。

    蓝圆鲹(Decapterus maruadsi)属近海暖水性中上层洄游鱼类[19],广泛分布于东印度洋和中西太平洋海域,是中国东南沿海重要的经济鱼种,主要由拖网和围网捕获[20]。卢振彬等[21]对中国近海蓝圆鲹资源进行了分析,发现福建近海蓝圆鲹因捕捞压力加大,群体趋向简单化、低龄化和小型化,种群结构已遭到破坏;孙典荣和林昭进[22]发现北部湾海域蓝圆鲹资源量总体呈下降趋势,但近年来其资源密度在逐渐恢复。在高强度的捕捞压力下,北部湾蓝圆鲹表型特征是如何演变的、这种演变过程是否可逆,仍缺乏相关基础研究支撑。因此,本文根据1992—1993年(1992年)、1998—1999年(1998年)、2006年、2007年、2008—2009年(2009年)、2010年和2011—2012年(2012年)7个时期底拖网调查资料,对北部湾蓝圆鲹的群体组成、生长、死亡、性成熟和开发率等进行了分析,以期为蓝圆鲹群体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科学依据和数据基础。

    • 本研究所用样品主要来自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在北部湾区域历年的底拖网调查资料。采样站点基本保持不变,均按照经纬度30′设置,所有年份的采样与生物学测定均依据《海洋调查规范GB 13763》进行,其中1992—1993年、1998—1999年、2008—2009年、2011—2012年的调查按季度进行,每相邻两年互补为春夏秋冬4个季度;2006年、2007年、2010年的调查为全年4个季度采样。生物学测定包括体长、体质量、性别以及性成熟度等。每站蓝圆鲹样本多于50尾时测定50尾,不足50尾时则全部测定。1992年测定635尾(缺乏性别数据),1998年测定1 714尾,2006年测定1 049尾,2007年测定1 028尾,2009年测定1 226尾,2010年测定465尾,2012年测定1 318尾。

    • 对蓝圆鲹7个时期的体长频次按月以10 mm为间距分别进行分组,其中占样品总数10%以上的体长组被定义为优势体长组。同一时期雌雄个体体长组成的显著性差异分析利用非参数Kolmogorov-Smirnov Z检验分析完成;通过非参数Kruskal-Wallis检验7个时期体长组成差异性是否显著;利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检验7个时期体长均值的显著性差异;使用适合性卡方检验判断性成熟度数据较为充分的3个时期的雌雄比例是否为1∶1。

    • 体长体质量关系可以用以下公式表示:

      其中W为体质量,L为体长。a为生长的条件因子(condition factor),反映了资源群体所处的环境状况[23]b为异速生长因子(allometric factor),反映生长发育的不均匀性[24];若b>3,则为正异速生长,体质量的增加快于体长的增长;若b=3,则为等速生长,体长和体质量增加等速;若b<3,则为负异速增长,体长的增长快于体质量的增加[25-26]

      肥满度(relative fatness)作为重要的渔业生态学指数,与体长和体质量关系密切,反映了个体的生理和营养状况[27]。在个体长度一定时,生理和营养状况越好的个体其体质量越大,肥满度值也就越高[28]。使用相对体质量Wr (%)的平均值表示肥满度[29],计算公式为:

    • 蓝圆鲹的生长选用von Bertalanffy生长方程[30]拟合:

      式中Ltt龄时的体长, $L_\infty$ 为渐近体长,K为生长系数,t0为理论生长起点年龄;其中 $ L_\infty$ K可利用FAO开发的FiSATⅡ(V1.2.2)软件中的ELEFANⅠ(electronic length frequency analysisⅠ)技术根据体长频率的时间序列进行估算[31]t0可以用以下经验公式求得:

      根据线性体长变换渔获曲线法可评估得到总死亡系数Z[30]。由Pauly[32]经验公式可求得自然死亡系数M

      其中T为该鱼种栖息水域的年平均水温(℃)。由于北部湾蓝圆鲹7个时期的年平均水温在实际测量中可能存在误差,因此采用这7个时期平均水温的均值计算,水温均值为26.20 ℃。

      捕捞死亡系数(F)和开发率(E)分别通过以下公式计算:

    • 蓝圆鲹的性成熟按照鱼类性腺成熟度Ⅵ期的标准划分,性腺Ⅲ期及以上个体认为达到性成熟。利用非线性回归拟合反正弦平方根形式的逻辑斯蒂(Logistic)模型可得到初次性成熟体长(L50)的95%置信区间[33]

      其中 ${\rm{ASR}}\left( {{P_i}} \right) = \arcsin \sqrt {{P_i}} $ λ为瞬时成熟速率;G表示可得到的最高性成熟比例,在一定体长后所有蓝圆鲹个体均能达到性成熟,因此G取值1;Pi表示每个体长组对应的性成熟比例,本研究中,以5 mm的间距分组,其中每个体长组的组中值为Li ${\varepsilon _i}$ 为误差项。初次性成熟年龄(A50)以及95%置信区间由公式(3)转换得到:

    • 由北部湾蓝圆鲹7个时期的体长频率分布(图1)和群体组成(表1)分析得到,1992年体长为90~270 mm,体长频率分布呈明显的单峰型,优势体长组为130~170 mm,占个体总数的64.2%;1998年体长为32~300 mm,体长频率分布呈较明显的单峰型,优势体长组为150~170 mm,占个体总数的18.9%;2006年体长为76~264 mm,体长频率分布呈较明显的单峰型,优势体长组为120~150 mm,占个体总数的47.8%,雌雄个体体长组成无显著性差异(z=0.86,P>0.01);2007年体长为67~250 mm,体长频率分布呈较明显的单峰型,优势体长组为110~140 mm,占个体总数的46.8%,雌雄个体体长组成无显著性差异(z=1.883,P>0.01);2009年体长为86~235 mm,体长频率分布呈较明显的单峰型,优势体长组为130~160 mm,占个体总数的61.5%,雌雄个体体长组成无显著性差异(z=1.185,P>0.01);2010年体长为91~215 mm,体长频率分布呈较明显的单峰型,优势体长组为130~160 mm,占个体总数的65.4%,雌雄个体体长组成无显著性差异(z=0.435,P>0.01);2012年体长为75~256 mm,体长频率分布呈较明显的双峰型,优势体长组为120~130 mm和140~170 mm,分别占个体总数的13.6%和44.1%,雌雄个体的体长组成无显著性差异(z=0.44,P>0.01)。

      图  1  北部湾蓝圆鲹7个时期的体长频率分布

      Figure 1.  Variation in length frequency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during seven periods

      年份
      year
      尾数
      ind.
      性比
      sex ratio
      体长/mm body length
      范围
      distribution
      均值
      mean
      优势组
      dominant group
      1992 635 90~270 160.23 130~170
      1998 1 714 0.48 32~300 155.29 160~170
      2006 1 049 2.21 76~264 151 120~150
      2007 1 028 2.6 67~250 139 110~140
      2009 1 226 1.84 86~235 144 130~160
      2010 465 0.656 96~215 144 130~160
      2012 1 318 1.456 75~256 149 120~130;140~170

      表 1  北部湾蓝圆鲹7个时期的群体结构

      Table 1.  Population structure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during seven periods

      7个时期体长组的非参数Kruskal-Wallis检验表明其体长组成存在显著性差异(χ2=152.89,P<0.01);7个时期体长的单因素方差分析表明其均值存在显著性差异(P<0.01)。

    • 7个时期蓝圆鲹的体长体质量关系分别为:

      蓝圆鲹肥满度的年际变化趋势见图2。北部湾蓝圆鲹群体2012年的肥满度(101.05)与1992年(101.86)相当,在1998年(103.20)略有升高,但在2006年(100.86)随即降低,此后呈连续波动状态。由公式(10)~(16)可得到,与1992年相比,2012年的条件因子b呈增大趋势,但b在7个时期中总体呈先增后减的趋势。

      图  2  北部湾蓝圆鲹肥满度的年际变化

      Figure 2.  Interannual variation in relative fatness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采用ELEFANⅠ方法估算出7个时期蓝圆鲹von Bertalanffy的生长方程分别为:

      蓝圆鲹极限体长( $ L_\infty$ )和生长系数(K)的年际变化见图3 $ L_\infty$ K分别从1992年的297 mm和0.39上升到2007的329 mm和0.76,之后逐年下降,2012年为239 mm和0.5,其中 $ L_\infty$ 的总体趋势为降低,K的总体趋势为增加。

      图  3  北部湾蓝圆鲹极限体长 ( $L_\infty $ ) 和生长系数 (K) 的年际变化

      Figure 3.  Interannual variation in asymptotic length ( $L_\infty $ ) and growth coefficient (K)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 运用渔获量曲线法估算7个时期蓝圆鲹总死亡系数的回归线(图4)。其中以“未全面补充年龄段个体体长接近渐进体长的年龄段不能用来回归”为回归点的选取依据[30]。7条直线中前5条直线的斜率不断增大,后2条直线斜率逐渐减小,即1992年到2009年5个世代的总死亡系数Z不断增大,从1992年的1.66持续增加到2009年的2.77,此后开始逐年减小,2010年、2012年的分别为2.17、1.68。这7个世代中,捕捞死亡系数F也呈明显的先增后减趋势,从1992年的1.17逐年增加到2009年的2.16,随后逐年降低,2010年、2012年分别为1.54、1.06 (表2)。开发率(E)、自然死亡系数(M)则呈波动状态,但整体趋势为先增后减。

      项目
      item
      年份 year
      1992 1998 2006 2007 2009 2010 2012
      总死亡系数 (Z) total mortality coefficient 1.66 1.74 1.81 2.71 2.77 2.17 1.68
      自然死亡系数 (M) natural mortality coefficient 0.49 0.49 0.44 0.74 0.61 0.63 0.62
      捕捞死亡系数 (F) fishing mortality coefficient 1.17 1.25 1.37 1.97 2.16 1.54 1.06
      开发率 (E) exploitation rate 0.7 0.72 0.76 0.73 0.78 0.71 0.63

      表 2  北部湾蓝圆鲹7个时期死亡参数的变化

      Table 2.  Total mortality coefficient, natural mortality coefficient, fishing mortality coefficient and exploitation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during seven periods

      图  4  根据渔获量曲线方法估算的北部湾蓝圆鲹总死亡系数

      Figure 4.  Length converted catch curve for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 由于部分时期缺乏性成熟度数据,现仅对数据较为充分的3个时期(1998年、2007年、2012年)进行性成熟分析,卡方检验表明北部湾蓝圆鲹这3个时期的雌雄比与1∶1均有显著性差异,1998年(♀∶=0.66,χ2=688.74,P<0.01)为雌性少于雄性,2007年(♀∶=2.67,χ2=11.56,P<0.01)和2012年(♀∶=1.46,χ2=50.02,P<0.01)为雌性多于雄性。

      通过非线性回归方法拟合的ASR逻辑斯蒂曲线可以得出这3个时期的L50分别为180.16 mm (177.12~183.21为95%置信区间,下同)、174.91 mm (170.84~178.97)和180.87 mm (177.96~183.78) (图5)。通过von Bertalanffy生长方程逆算的A50分别为1.860 (1.806~1.915)、0.888 (0.854~0.923)和2.538 (2.439~2.640) (图6)。

      图  5  北部湾蓝圆鲹雌性个体性成熟比例观测值与ASR模型拟合的逻辑斯蒂曲线

      Figure 5.  Observed proportion of mature individuals and logistic curve fitted by ASR model of D. maruadsi in Beibu Gulf during three periods

      图  6  蓝圆鲹雌性个体的初次性成熟体长 (L50) 与初次性成熟年龄 (A50) 的演变趋势

      Figure 6.  Fluctuation in L50 and A50 of female D. maruadsi

    • 依据体长变换渔获量曲线法估算死亡参数,本研究发现北部湾蓝圆鲹的总死亡系数和捕捞死亡系数自20世纪90年代起开始逐年升高,于2009年达到最高值,分别为2.77和2.16,随后逐年降低,2012年下降至1.68和1.06。其开发率也呈现出相同的变化趋势,从1992年的0.7上升至2009年的0.78,之后降低至2012年的0.63,其中2010年北部湾的蓝圆鲹开发率与20世纪90年代早期相当。而依据Gulland[34]提出的一般鱼类最适利用率为0.5来分析,结合表2可发现,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北部湾蓝圆鲹群体一直处于过度捕捞状态,进入21世纪后虽仍处于过度开发状态,但这一状态正在逐年改善。这一结果与张魁等[35]等利用Catch-MSY模型对蓝圆鲹的资源评估结果相似。

      在经过较大强度的捕捞胁迫后,大部分鱼类的表型性状会产生适应性响应[36-37],其中以体长和性成熟年龄的变化较为明显。本研究表明,北部湾蓝圆鲹的资源群体在长期的高捕捞压力下,其结构组成发生了显著变化,其优势体长组由1992年的130~170 mm,减小为2007年的110~140 mm,随后逐年回升,2012年为120~130 mm和140~170 mm。从生长参数来看,蓝圆鲹生长系数(K)则从1992年的0.39上升到2007的0.76,之后逐年下降,2012年为0.5,但总体趋势为波动上升。而平均体长相比1992年的160.23 mm,2012年只有149 mm,呈下降趋势;对7个世代的对比分析发现,从1992年到2012年,北部湾蓝圆鲹平均体长呈先减后增的变化趋势,拐点时间为2007年。作为渔业资源管理重要参考点的L50A50[38]也呈现出与平均体长相同的变化趋势,L50A50分别由1998年的180.16 mm和1.860减小至2007年的174.91 mm和0.888,之后回升至2012年的180.87 mm和2.538。表明群体虽然有逐年恢复的趋势,但其小型化的现象依然存在,且个体生长速度加快。而张静等[39]2012—2013年在北部湾口和南沙群岛西南部海域进行的底拖网调查资料表明,与1997—1999年的南海北部调查数据对比,蓝圆鲹体长下降明显,优势体长组降低近40~50 mm,其资源结构也向着低龄化、小型化转变,同为中上层鱼类的竹䇲鱼也出现与此相似的转变。

      造成鱼类个体的表型特征对捕捞压力响应的原因可能是由于最小网目尺寸(minimum mesh size)和最小捕捞尺寸(minimum landing size)的影响,使捕捞具有选择性,这种人为的选择性会导致开发群体的进化过程受到影响,最终造成个体的生物学特性发生改变[40]。捕捞过程中对鱼类的表型特征(体长)会有一定的选择性[41];捕捞死亡系数经常数倍高于自然死亡系数,这也增强了资源群体的选择性[42];高强度的捕捞胁迫使得资源群体密度变得稀疏,降低了种间竞争及捕食压力,因此小个体可以快速补充进入渔业[43]。如Neja[44]发现大西洋鲭(Scomber scombrus)幼体的生长与其群体密度强相关,Jensan和Burns[45]认为这种强相关关系与大西洋鲭的摄食压力变小有关。尽管捕捞驱动进化(fisheries-induced evolution,FIE)的现象已在众多鱼类群体中得到证实,如孔雀鱼(Poecilia reticulata)[46]性成熟年龄降低,大西洋银汉鱼(Menidia menidia)[36]个体的平均体长减小,但当终止捕捞活动时,鱼类个体的表型特征能否发生可逆性恢复尚未有统一的结论。如de Roos等[47]通过食物网模型,发现鱼类资源的群体结构以及表型特征容易对捕捞压力产生响应,且这种响应是不可逆的。而Fukuwaka和Morita[48]分析了日本北海道区域的大麻哈鱼(Oncorhynchus keta),认为在降低捕捞压力后,已减小的L50能够有所恢复。

      尽管当前北部湾渔业资源的捕捞压力过高,但自1999年起,中国政府开始对包括北部湾在内的南海区域实施捕捞渔船、渔网指标“双控”、海洋零捕捞增长、休渔期、休渔区以及转产转业等减轻捕捞压力的举措,而同时由于上涨的燃油价格,使得捕捞成本增加,造成北部湾的开发强度呈下降趋势[49]。本研究发现,北部湾蓝圆鲹2012年的开发率已低于1992年,为7个时期中最低,这一现象与陈作志等[50]对北部湾深水金线鱼(Nemipterus bathybius) 1992年、1997年、2012年3个世代的渔业调查分析结果相似,表明在捕捞强度降低后,蓝圆鲹等鱼类个体的小型化现象趋于停止甚至好转。北部湾海域是中国与越南实施海洋渔业共同开发和管理的海域,但越南尚未有完善的休渔措施[11]。1986—2006年,越南的渔船功率增加了11.6倍,捕捞产量增加了2.9倍,激增的渔船量使得从1995年起北部湾近岸就出现过度开发现象,且这一形势已蔓延至整个北部湾海域[51]。北部湾渔业资源的养护,越方也负有重大责任和义务。因此,中国在严控北部湾捕捞产量增长的同时,也需加强与越南的沟通合作,以期尽可能加大渔业资源的修复力度。

(6)  表(2) 参考文献 (51) 相关文章 (20)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